新闻看点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记者揭秘浦东渣土市场潜规则 "不偷倒,赚不到钱"
2008年5月12日 13:35
来源:新闻晚报 作者:李一能 选稿:霍世杰

    如果新区政府输掉正在浦东发生的“渣土战争”,那么结果可用四个字形容——“开门见山”,开门就遇渣土山。

  在这场“战争”中,“攻方”是渣土车,四处偷倒,河道、街道、绿化带……任何角落都可能成为被攻击的目标。而处于守势的管理部门竭力抵抗,筑墙、巡逻、重罚、通宵埋伏竭尽所能,但偷倒之风依然越演愈烈,有时一天偷倒竟高达百起,是什么让偷倒者如此胆大妄为?

  在一次深夜执法中,一位刚刚受罚的渣土车司机涨红了脸,憋出一句牢骚:“不违法就赚不到钱!”

  透过这句牢骚,隐藏在庞大渣土市场深处的潜规则浮出水面。记者经过两周调查,渣土偷倒屡禁不止的深层原因逐渐清晰。
  
    ■现状

   “偷倒”VS“
守土”

  2008年4月21日凌晨,一支神秘的车队悄然出现在浦东川沙镇德华路上。这是一条刚开出的马路,白天也难得有车经过,此时却浩浩荡荡来了十多辆,都是渣土车。车队在一段僻静的路面停下,如同接到指令一般,车斗齐刷刷竖起来。几分钟后,德华路又重归平静,路面上多了十几堆深黑色的渣土。

  这样的场面对管理部门来说已属 “司空见惯”,从以前的 “单兵作战”到现在的 “集团军”,偷倒者越来越肆无忌惮。农田、海塘、冷僻道路,甚至快速干道,都成了偷倒地点。

  环卫部门晕了,清理渣土原本只是附带工作,现在却变成新区不少环卫所的主要工作。环卫工人就像救火队,每天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为处理这些 “天降之土”而疲于奔命,以至于影响到其它工作的正常开展。

  交警部门晕了,堆积在路面上的渣土严重影响交通,如不及时清除,甚至会引发交通事故。记者就曾亲眼目睹了一辆出租车撞上一堆渣土,像过山车一样飞了起来。

  居民也晕了,花大成本修了景观道路,种了绿化,一晚上过去,什么都没了,只看到一堆堆渣土,有时甚至还把小区的路也堵死了。

  于是,居民和监管部门纷纷开始“守土”,不让渣土倒进来。

  为了防止偷倒,一些居民开始筑墙,结果被渣土车撞倒,没守住。有的地区组织了联防队,通宵巡逻,但稍不注意,转眼就 “飞”来几车土,又没守住。执法部门更是组织了一次又一次巡查,但始终未能压住偷倒者的气焰,问题究竟出在哪里?记者决定从渣土行业自身寻找答案。

    ■解析

    渣土业兴衰史

  “10多年前,不会有人偷倒,除非是傻子,因为当时车上装的,都能变钱。”老王是安徽阜阳人,来上海开渣土车已经15年了,1993年,还是渣土行业的春天。

  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上海仍有众多低洼地区或河道需要用渣土来填埋,因此当时的“渣老板”们日子很好过。“出土和卸土两头收钱,钱很好赚,看到市场好,大家一拥而上,做的人多了,现在回头看看不是好事。”老王说,1999年,对于渣土市场而言是个分水岭。从这年开始,“渣老板”们发现,下家越来越难找。出土量在不断增加,而需土量则在下降,曾经两头收钱的日子一去不返,“渣老板”们开始为卸点犯愁。而更大的麻烦还在后面。

  从2000年开始,浦东渣土行业进入了第一个“群雄相争”的混乱时期,由于利润下降,在“黄金时期”涌现的大量渣土企业不得不展开价格大战。“一车土,你开100元,我开50元,价格压来压去,这还怎么做?”老王说,经过一番折腾,渣土行业从暴利降为微利。

  “以前最好的时候,1方土(1立方米)可以赚80元,现在最低时只有8元,成本倒是越来越高,运越多亏越多。”老王说。

  在惨烈的竞争下,很多人出局了,曾经的业内龙头大多倒下,剩下的也开始以另类的方式生存。

  如今,渣土行业有这样一条“食物链”:大公司接到合同,但考虑到成本,往往不会自己做,而是转包给较小的公司;明摆着要亏本,小公司也不傻,而是以更低的价格转包给个体户,这些个体户,被管理部门称为“渣的”,意为“渣土的士”。

   【渣的】

  2008年4月23日深夜,记者随执法人员来到浦东三林地区进行执法,执法的对象,就是大多没有渣土处置证的“渣的”。

  在耀华路附近一条漆黑的小路上,停着10多辆土方车,司机们或是在车里打瞌睡,或是在车边闲聊。这些土方车隶属于不同的小公司,这些公司一般只有一二辆车的规模,按照常理,是接不到活的,之所以深夜等待,是因为有活会转给他们。只要接到通知,他们随时可以前往附近的工地装土,卸完后,则又回到原地等待,这也是他们被称为“渣的”的原因。“请出示处置证。”在一工地附近,一辆渣土车被拦了下来,面对执法人员的要求,司机只是一个劲地傻笑,因为他根本拿不出这张证。

  渣土处置证是一张注明了渣土运输车辆的“出土点”、“行驶线路”以及“卸土点”的证件,是政府部门有效监管渣土运输车辆的手段之一。没有处置证,即意味着没有运土资质,往往不受政府监管,“爱倒哪儿就倒哪儿”,这就可以解释每天上百方的偷倒渣土从何而来。

  然而,在管理部门越来越严格的监管下,即便是最大胆的“渣老板”,也不敢明目张胆偷倒,毕竟被查到的话,将面临重罚。于是,渣土市场又延伸出一个新职业——“卸点黄牛”。

   【卸点黄牛】

  所谓“卸点黄牛”,是记者起的名字,这个相当隐秘的职业其实并没有一个正式的称呼,至于它从何时诞生,目前发展成何种规模,现在还无从得知,但有一点可以确认,乱倒渣土日趋严重,这些人“功不可没”。通过一位渣土从业者的讲述,这些隐秘的面孔开始逐渐清晰。

  “几年前,几个人找到我们公司,说是可提供卸点。”那时卸点已经相当紧缺,这几位不速之客让主人眼前一亮,但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越来越不对劲。

  这些人表示,有一块区域他们非常搞得定,可以随便倒,一车收50元到100元不等,“随便倒”的范围,包括马路、农田、绿化带等等,总之没有一块是正规卸点。主人觉得这事情玄乎,有些怀疑,而那些人则大拍胸脯:“没事,我们全部负责。”

  “全部负责?违法勾当,他们能负什么责?”当事人只能苦笑。事后据他了解,这些人就是“卸点黄牛”,他们的工作,就是寻找可以大规模偷倒的荒僻路段,然后组织联络渣土车前来偷倒并收取费用。

  “卸点黄牛”的作业过程颇具军事化意味,先是有一辆“侦察车”,深夜四处出没踩点,物色好适合偷倒的地点后,就喊来“指挥车”。“指挥车”负责联系协调渣土车前来偷倒,同时派出“侦察员”四处望风,如果发现执法巡逻人员,就上前纠缠拖延,如果不成,就仗着人多一拥而上威胁恐吓,甚至暴力侵犯,执法巡逻人员被围攻甚至打伤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在利益驱使下,同时也因为竞争的压力,不少无力自行寻找卸点的“渣老板”们妥协了,依附于“卸点黄牛”,偷倒成了他们卸土的主要方式,理由就是黄牛一句 “全部搞定”的空头支票。

    ■人物

    一个“渣老板”的坚持

  在惨淡经营中,有人妥协了,有人放弃了,有人仍在坚持。几年前,盛斌(化名)一口拒绝找上门来的 “卸点黄牛”,坚持自己掏钱买卸点,尽量按规则行事。作为一个有着20多年资历的“渣老板”,他亲眼见证了这个行业的兴起和衰落,深知没有规则的市场最终只能走向消亡。盛斌承认,为了生存,他也钻过空子,动过“小脑筋”,但对于偷倒渣土,他始终不敢也不愿越雷池半步,只因为“名誉”二字。“圈里的朋友都看着呢,这么多年我没有走出这一步,是因为丢不起这个人。”盛斌说。

  盛斌入行的时间是上世纪80年代末,那时的浦东正迎来一轮开发热潮,商业嗅觉灵敏的盛斌嗅到了其中的商机,成为了一名“渣老板”,在那时,这是一个被人看不起的职业。

  转眼20多年过去了,盛斌赚到了钱,他的企业从一家只有两三辆车的小单位变成业内屈指可数的大公司。但他沮丧地发现,“渣老板”的社会地位依然没有提高。“谈到渣土车,就是脏乱、偷倒、野蛮驾驶,想给人留下好印象也难。”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规则的败坏。在盛斌看来,渣土行业之所以走到今天这步,首要原因是盈利空间的下降。

  盛斌说,在卸点还不是问题的年代,钱的确很好赚,当时的管理远比现在省事,矛盾也不像现在这般尖锐,全都被市场的虚假繁荣所掩盖。“当时我们看到执法部门怕得要死,要是被查到违法,停几天,损失就大了,谁都想赚钱,所以都老老实实的。可现在不同了,甚至有种说法——不乱来就赚不到钱,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顶风作案。”

  “渣老板”之所以赚不到钱,一是因为渣土定额和实际情况脱节。渣土定额,是施工方在财政预算中关于渣土运输费用所占的比例,这个比例现在仍在沿用十几年前的标准。油价、劳动力、车辆配件的成本水涨船高,而渣土定额却十几年不变,显然不合理。

  二是层层转包,有资质的公司接到合同不做,而是转给其他公司,这个过程削弱了政府部门的监管,也进一步压缩了利润空间。盛斌的原则是不做“二手生意”,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在合法的前提下赚到钱”,除此以外,要么亏本,要么违法。

  最重要的,是卸点的紧缺。现在盛斌每接到一笔生意,利润中很大一部分被用作寻找卸点,主要是购买闲置地块的使用权,但这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就算买到了,对于巨量的卸土量也是杯水车薪。“现在开发的趋势是向下拓展,越挖越深,造一个小区的出土量是50万方,大型小区是100万方,而重大工程动辄上百万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卸点,容量最多才几十万方,剩下来的怎么办?只好走一步看一步。”盛斌说,如果用一句话来反映 “渣老板”的心声,那就是“给我卸点!”

  20多年来,盛斌仍在坚持规则,但却越来越孤独。前些日子,又有一位20多年的老朋友卖掉了设备,转行不干了,因为不想违法又赚不到钱,现在还在坚持的只有不到三四家。

  “我现在的生意是饱和的,因为多年的信誉,大家乐于和我做生意,但说实话,真赚不到什么钱,如果实在不行,我也准备不干了。”盛斌说,他不怕被规则约束,就怕游戏规则坏了,那么一切都完了。

    重建游戏规则

  “重新建立渣土行业的游戏规则。”这是“渣老板”和管理者的共同愿望。对于“渣老板“而言,在一个规则健全的良性市场中竞争,虽然受到监管,但可以保证有钱可赚;对于管理部门而言,一个良性运作的渣土市场可以让管理措施重点从如今的后发变为先发,从事后弥补变为全局控制,节约行政成本,提高办事效率。

  “偷倒渣土就像一个人生病后的症状,市场规则混乱就是病因,找到病因对症下药,症状自然就会消除。”一位政府相关部门人士说。

  首先要建立公正透明的交易平台,让“渣老板”有钱可赚,其关键点在于,杜绝暗箱操作,并按实际情况,适当地给予渣土单位一定的补贴,目前浦东渣土管理部门已在协调补贴的事宜。

  其次,由政府出面协调解决渣土出路,这也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国外处理渣土的主要方式,一是填海造地,二是回填废弃矿坑,三是铺设路基,以上方式在本市都有尝试的可能。

  此外,从管理角度来说,可强化“两点一线”的全程控制,并加强执法监管力度,建立信息交易平台,一旦有违规行为,就列入诚信记录,定期公布黑名单,并实行市场退出机制。

  昨天,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奥运前夕,浦东新区将发动新一轮针对偷倒渣土的执法行动,据说执法强度将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预期会在短期内产生效果,而远景计划也在制定中。”越来越频繁的执法活动传达了一个信号——政府不会放任渣土市场的混乱持续。

    ■难题

    管理部门的窘境


  面对这个烂摊子,“渣老板”们可以选择退出,但政府管理部门却不行。渣土市场发生畸变后,首先感受到压力的就是各个相关管理部门。

  浦东新区渣土主管部门的一名基层干部陈先生说,他每天被偷倒渣土弄得焦头烂额。

  “今天又被偷倒了100多车。”陈先生说,处理偷倒渣土的工作重点,一是善后,偷倒的渣土,特别是主干道路上的渣土,务必要在第一时间清除,以免对交通造成影响;二是预防,加强巡逻,并时不时地组织执法整治,有奖举报违法行为,处罚违法车辆和单位。虽然投入很大,短期内也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却始终无法根治。

  “依靠整治和善后,不是解决问题的长远之计,我们也曾努力在源头上解决问题,但遇到相当大的阻力。”遇到的首要麻烦就是渣土申报。

  按照相关法规,工地作为出土方,有主动申报出土量的义务,以便政府有效统一管理。可在实际操作中,施工方往往少报或者不报,以川沙地区为例,今年目前的申报量为700吨,可实际出土量远不止这些,未申报的那部分渣土,也就不受政府部门的监管了。

  由于政策法规的缺漏,在申报上,管理部门无法对施工单位进行有效约束,对于漏报少报也无从追查,因此出现了“申报全靠企业良心操作”的尴尬现状。

  其次,还是卸点。“卸点就像公共厕所,厕所没有,随地便溺的现象就多了。”本着为“渣老板”们解决卸点的想法,管理部门也在挖空心思地寻找渣土的出路,但这项工作举步维艰。经过不懈努力,新区政府已经在酝酿一批固定的渣土卸点,但面对每天巨量的渣土,依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 申城即时路况
  • 有奖征集:我的地铁我做主
  • 今有短时雷阵雨 明日云开日出
  • 央行上海总部重申二套房贷政策
  • 水果价格下降 西瓜唱起主角
  • 爱美女性"电眼"感染病例增多

  • 中国商用飞机公司落户上海
  • 市百一店23年来最大规模大修 8楼将建屋顶花园
  • 静安小亭月底拆迁为世博项目让路 将建交通枢纽中心
  • 上海近半单身白领有房才结婚 过半男性为房愿入赘
  • 职场压力大婚假告急 仅少数人能不顾工作享受假期
  • 职介专家:三方就业协议不能代替劳动合同[图]
  • 康乃馨价格堪比情人节玫瑰 白领赠送另类母亲节礼物

  • 手足口病引发家长"恐病症"
  • 上海"少女妈妈"10年间翻一倍 最小的连14岁都不到
  • 上海加快培养护士 3年后可填补缺口 男护士大受青睐
  • 驾车族为逃罚单购买电子遮牌器 网上叫价一两千元
  • 所穿外套未完全消磁 女孩触响超市警报惹冲突
  • 范晓萱抵沪参加公益活动:还没有准备好当妈妈[图]
  • 《谍影重重》第一季上海热拍 秦海璐:我男友要有钱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