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新闻看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彭文乐DNA鉴定报告确认后面临情感抉择

2011年2月10日 12:53

来源:东方网 作者:秦川 选稿:袁松禄

  东方网2月10日消息:据《新闻晚报》报道,彭高峰苦行三年寻回爱子的经历,正不断成为各大媒体集中轰炸的头条。随着昨天DNA最终检验结果的出炉,这则感动无数人的故事似乎就将迎来圆满的结局了。
  
  事实果真如此吗?
  
  “你不要那边的妈妈,好不好?”面对亲生母亲的询问,彭文乐表现出了明显的舍不得,这让原本笑容满面的文乐妈的表情也随之黯淡。彭高峰则表示:“本来我是对他们恨之入骨的,但是我看到乐乐对她的依赖,又恨不起来了。”而对于那个失去丈夫又即将失去“儿子”的农村妇女而言,她未来的路或许更加难走。
  
  三年的时间像一把锥,在每个人心头都刺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面对背负拐子之罪的已故养父,和终日以泪洗面的贫穷养母,彭高峰一家三口各自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和另外四个刚刚破镜重圆的家庭一样,孩子的失而复得,是一场煎熬的结束,或许也是一场新的苦行的开始。
  
  彭高峰:“对养母又恨不起来了”
  
  2008年,湖北人彭高峰3岁半的儿子彭文乐在深圳被一黑衣男子抱走,从此杳无音信。夫妻俩人三年间踏遍大江南北寻子,开出”寻子店“并辗转写下几万字的《寻子日记》,一条寻找彭文乐的微博也在网上被热心人们转发了6000多次。今年2月8日,在网友的举报下,乐乐消失1050天后在一个小山村里被发现。
  
  昨天,彭文乐的DNA检验报告终于出炉了,尽管结果已无多大悬念,但所有人还是又松了一口气。彭高峰兴奋得像个话唠,在微博上把所有人都感谢了一遍。
  
  昨晚,记者联系上最早在邳州发现彭文乐的举报者——江苏省郑集中学的高三学生王东。王东回忆称,2月6日晚上见到彭高峰时,他笑着表示:“我以后的网名全都要改!我的儿子找到了!”(彭高峰原网名是“寻儿彭文乐”,现已改为“志愿者彭高峰”)语气很坚决!彭高峰还在电话中跟家里的孩子说:“等我把哥哥带回家!”。2月7日,彭高峰认亲完毕时表示:“我现在的心情就是要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拿给他(彭文乐)。”
  
  然而,到了昨天凌晨,彭高峰的一条微博又显得忧心忡忡:“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他不愿意和我回家,因为他已经记事了。”他表示,对于乐乐的养母,不想多说些什么。“本来我是对他们恨之入骨的。但是我看到乐乐对她的依赖,我又恨不起来了。”
  
  “这次的解救,可能比他3岁被拐卖时的创伤更大。”彭高峰如是说。
  
  乐乐妈:“我现在这一关过不了”

  
  与彭文乐父子远隔千里之外的乐乐妈,昨天也接受了南方电视台的采访。记者在同行提供的视频中看到,乐乐妈难掩喜气。她回忆,刚刚找到儿子时,夫妻两人在电话两边一直哭,激动得语无伦次,但随后被问及乐乐何时能回家时,她的表情又略显黯淡。
  
  “我说跟爸爸一起回来好不好?他说好!”“我说你不要那边的妈妈,好不好?他就有些不舍得了。”乐乐妈说,她已经电话催了好几次,希望他们能早点回家。“已经快崩溃了,我现在都不想再回忆这3年了。我要是见到小孩了,心里就踏实了,梦就醒了。”
  
  有网友建议,彭家是否考虑和小文乐在邳州的养母结为亲家。文乐妈连着摇了几次头:“我现在这一关过不了。”
  
  邓飞:“我们必须惩罚买主”

  
  参与营救全程的记者邓飞昨天在腾讯微博上答网友问时表示,在找到小文乐的现场,他注意到乐乐的鞋子和衣服质地都不好,但这已是这个贫困乡村家庭的极限了,养母竭尽她的所能照顾着文乐。
  
  究竟这名亡夫曾是人贩子的农村妇女是否应该被宽恕?邓飞昨回应称,从法律角度来说必须惩罚买主。“买拐同罪,要让他们成本巨大,没有买卖,就无拐童。我看见了文乐养母的不舍、羞愧、恐惧,后半生将在痛苦中度过,但这就是成本,买孩子后必须付出的成本。”
  
  对于小文乐未来的心理康复,网友岚Karen认为,现在要紧的还是回亲生父母身边团聚,联络一下有心理辅导专业知识的志愿者帮助康复。
  
  网友天生神翼则建议,要给孩子幼小的心灵一个缓冲的时间,多陪陪他,多了解他这几年的经历,也多给他讲父母这几年走过的路。
  
  “不要怕伤害,要正视,伤害也是成长的一部分。”一名网友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