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新闻看点>>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节目混脸熟微博求炒作 她们苦苦挣扎未红先烦

2012年1月31日 13:14

来源:东方网 作者:韩垒 选稿:陈莹雪

  东方网1月31日消息:据《新闻晚报》报道,1月24日在浙江台州发生的一起车祸,因肇事司机是参加相亲节目走红的台州模特陈明月而引发热议:为什么像陈明月这样名不见经传的所谓“红人”也能引起关注?为什么如今节目有越来越多这样混个脸熟的“电视美女宝贝”?记者调查发现,与陈明月有相似经历的女孩还有很多,除马诺、马伊咪、许秀琴等已经成名的“先例”,大部分女孩只能通过上各类综艺或相亲节目“混脸熟”,甚至在一些较为严肃的节目上充当“美女背景板”,她们在微博上自诩“演员”、“歌手”,也试图通过炒作提升自己,但在这一切自诩的光鲜下,更多的还是苦苦挣扎的残酷。
  
  【新闻回顾】
  
  浙江“相亲女”醉驾逃逸
  
  1月24日凌晨,浙江台州市区星明路发生一起两车相撞事故,导致一出租车司机因抢救无效死亡。而事故一方是宝马轿车,司机是来自台州三门的模特陈明月。警方表示,医生诊断发现,出租车司机是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导致死亡的。血检报告也证明,肇事司机陈明月当时的血液酒精含量达170mg/100ml,超出正常值两倍,属醉酒驾驶机动车。昨日,台州市公安局发布消息,认定陈明月系交通肇事后逃逸。这一结论,意味着陈明月触碰了多根“高压线”:醉驾,逃逸,致死。目前,陈明月已被批准逮捕。浙江时空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优飞说,根据刑法规定,陈明月应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据网友爆料,肇事女司机陈明月,时下活跃在浙江省内各娱乐节目,被冠以“台州一姐”、“台州名模”等称号。自从她参加浙江卫视《爱情连连看》节目,担当女嘉宾后,一口台州腔的普通话、出位的表演、露骨的语言,在给她惹来非议的同时也带来了人气,人气一路飙升,还在台州电视台某节目中担任美女举牌员。
  
  【美女故事】
  
  “半红不黑”美女嘉宾多自诩演员、歌手
  
  陈明月的醉驾事件发生后,针对如今在各大电视、网络节目上“混脸熟”、“搏出位”的美女嘉宾的讨论再度成为热点话题。据网友分析,像陈明月这样“半红不黑”的美女嘉宾虽然都自诩演员、歌手,还在网上加V认证,但她们其实没什么作品,其中不少没有正当职业,只是“野模”(非正规公司签约模特),她们平时利用造假身份参加各种节目录制,以漂亮的外表、暴露的穿着、出位的言行来博取眼球。
  
  关键词一:未红先烦
  
  有个词叫“未老先衰”,在这个圈子里也有个词叫“未红先烦”,女孩Y就是其中之一。今年20岁出头的Y已是一档知名相亲节目的客座女嘉宾,长相可爱的她吸引不少目光,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红人”,可围绕在她身上的一系列事情,却也让这个女孩感到很受伤。
  
  在来到相亲节目之前,Y是一个showgirl,出没于各种大型展会的现场。身穿性感的服装,在众人面前摆出各种姿态,看着台下参观者好奇专注的目光和不停闪着的镁光灯,Y觉得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自从大学毕业后,Y总在梦想着被更多的人喜爱,showgirl的工作虽然辛苦,收入也不算很高,但能被人关注就是最好的舞台。
  
  两年前,更大的机会来了。在一次参加活动的时候Y被人莫名强吻,网友将这段视频发到网上,迅速引来围观,Y也从默默无闻一下子成了网络红人,接着有了上电视的机会,而且还是一档相亲节目。
  
  在节目现场,Y表现得很纯真,林志玲般的嗓音和总是惟父母是首的说话方式让她成为这档节目中最具性格的嘉宾之一。然而争议声随之而来,什么Y的过去并不是那么纯真可爱,Y以前曾经整过容,甚至被人强吻也是刻意炒作的结果……这一切都让年轻的Y成为风暴中心。事实上,Y至今仍只是以嘉宾身份在电视台亮相,拿着不高的出场费,更非电视台的编制。平时,Y仍要依靠本职工作和接活来维持生计,与其说Y是一名艺人,倒不如说她只是电视圈的“非在编边缘人”。
  
  关键词二:无惧炒作
  
  与Y有同样烦恼的还有25岁的李梦瑶,但她的心态显然要轻松得多。打开搜索引擎输入她的名字,很快能找到一长串所谓骂战等负面新闻,而在网络百科她的词条中,也有着宛如大牌艺人的介绍:“李梦瑶,新人女歌手,被称为‘寂寞情歌公主’。”
  
  对于这些头衔和负面新闻,李梦瑶显得很淡定:“有的炒作我觉得没什么,只是觉得朋友在帮助我,对我也没什么负面影响,我会配合。”至于曾有网友批评她可能和郭美美一样生活腐化,不惜在微博上以各种方式出位,她直言“曾经生气”,“但我心态蛮好的,过一会儿就过去了。”她自称在娱乐圈只是“刚刚开始”。
  
  除了出单曲外,李梦瑶还参加过一些网络综艺节目录制,也一度被爆料和一群北京女孩一起靠造假身份混迹节目的“朝阳V姐”。但她说这全是误会,“我就参加过一些网络小节目,但很少接,觉得还是要上有影响力的节目。”在她看来,像《非诚勿扰》那样比较有影响力的相亲节目就“还可以”,哪怕不是真心上节目找男朋友也没关系,“只要不是负面的,能给我带来正面影响的肯定要去。”李梦瑶说,她并不介意上节目当“美女背景板”,只要能上节目,能好看就好了。
  
  用她的话说,自己性格直接,敢说敢做,很适合综艺节目,“我表演什么才艺肯定不行,玩玩娱乐肯定行,如谈话节目,就像《康熙来了》。”
  
  关键词三:挣扎莫测
  
  相比之下,和陈明月同样出自《爱情连连看》的戴小唯就显得低调,但对于自己的定位,现在23岁的她显然有些迷糊。在节目上,她的职业是日语翻译,但在微博上,她给自己加上“模特、2011百脑会最佳人气奖、美人鱼小姐20强、《爱情连连看》人气女嘉宾”的头衔,也成功加V。
  
  对于记者“造假”的疑问,她否认自己信息有假,只表示学日语是父母的安排,当模特是出于逆反心理,但她否认自己是娱乐圈人,也没有经纪人,从事的兼职翻译和模特工作也没因为上节目而增加,“我觉得自己不算娱乐圈人,我的性格根本不适合。”
  
  在去年12月的一期节目中,在谢绝一位呼声极高,对她也锲而不舍的男嘉宾之后,戴小唯突然失控痛哭,这让很多网友议论纷纷,有人质疑她莫名其妙,也有网友表示理解她的选择。而她向记者否认自己是故意炒作,“我是抱着真诚的态度站在舞台上的,我最讨厌抱着走红作秀的态度站在上面的女嘉宾。”
  
  话虽如此,小唯承认在上节目的过程中,她也感到迷茫,因为越来越多的同伴在发生变化,为走红、搏出位,甚至出现过有同伴出卖自己,向导演“造谣”说她准备牵手下一位男嘉宾,“导演以为我玩弄舞台,可我真的不接受那个男生,就灭灯了。我曾哭着去解释,也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在她看来,娱乐圈对于23岁的她已经“很大了”,“水太深”,还是找到一个归宿比较实在,但有时又会挣扎:“或许我该改变改变吧。”
  
  【解读走红】
  
  她们是怎么红起来的?
  
  言论出格:因语出惊人而走红的“美女嘉宾”不在少数,越毒舌越受关注几乎已经成了各类节目上的不变定则,最典型的就是以“拜金论”走红的模特马诺,而更多尚未获得在节目上施展口才的女嘉宾们还会选择微博平台。
  
  一脱成名:“用身体说话”几乎成为女星炒作的必备法宝,但从闫凤娇、兽兽、干露露等人“走红路”来看,这一手法只能吸引一时眼球,事后往往会引发反感和负面效应。
  
  拉名人下水: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和名人沾边,走红要快一点。潘霜霜粘上林峰,张馨予搭上吴卓羲,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来不及和名人谈恋爱,伪造一些视频“拉人下水”也是有的,内地歌手马睿菈就曾有过一段“掌掴张韶涵”的炒作视频,而视频中的张韶涵其实只是一个酷似张韶涵的人。
  
  当背景也红:就算没有出位发言,想要红也不是没办法。在《非诚勿扰》中,善于“卖萌”的许秀琴、喜欢发嗲的俞夏也都受到关注,打扮特别,造型独特,当背景板照样能红。
  
  【各方声音】
  
  收视率惹的祸——W先生(资深电视人)
  
  在电视圈工作多年的W先生,说到相亲节目“做假”显得十分平静。在他看来,这全都是“收视率惹的祸”。
  
  “电视就是这样,观众爱看什么,我们就给什么。一些充满争议的嘉宾在台上,收视率的确更好,那就让他们像连续剧一样存在。”W先生透露,其实不仅是嘉宾人选,很多的相亲类节目连“剧情”也会写得一清二楚,现场什么时候灭灯,什么时候牵手,完全按照剧本按部就班,这样才能充分踩准电视观众收视的G点,达到最好效果。一些节目情节的设置,明明虚假成分居多,连W先生都纳闷,可观众爱看,而且越骂越要看,形成了收视率怪圈。
  
  而因为收视率的缘故,原本相亲节目终于变成“挂羊头卖狗肉”的“谎言集中营”。不断有人利用这个平台,通过预先的设计,达到成名目的。W先生说,虽然节目中的嘉宾大多来自网站推荐和自由报名,但电视台只管寻找合适的故事和人选,不会对嘉宾故事的真实性做深入调查,甚至一些电视台和推荐单位合谋,共同推嘉宾的人气,获得商业上的价值后,可以利益共享。相比选秀节目,相亲节目门槛更低,不需要有突出的才艺,只要相貌和谈吐,长得漂亮会发嗲就有机会。如果真的能HOLD住观众的视线,这些嘉宾就能保证每周在各大卫视黄金时段亮相,曝光率堪比当家主持和当红明星,如果凑巧这个嘉宾还能唱上几句歌,那就已经达到几近成名的程度。W先生说,每天想要上节目求一夜成名的年轻人多到“排长队”了。
  
  她们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吴迪(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婚姻保卫战》心理嘉宾)
  
  被称为“麻辣情医”的心理咨询师吴迪直言这些“电视美女宝贝”的心态很好理解,“她们只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心态,这种心态和上达人秀、上选美比赛都是一样的。”在电视节目“限综艺”的情况下,这些女孩依然有自己的生存空间,“我觉得她们会找新的突破点,电视台不行就找网络,目的就是走红。”
  
  话虽如此,吴迪并不认为“电视美女宝贝”的道路会很顺畅,“她们中很多都是小模特、小艺人,上镜机会很少,演电视剧演五六号都难,有节目经纪人都会极力推荐,关键是露个脸。如果还能在节目上表演才艺,就更好了。但是我觉得出名概率很低,因为只要是上电视的,都是好身材的。如果只有好身材,没有别的东西就不行了。”
  
  吴迪举例说,之前很多通过相亲节目成名的女嘉宾都是“言论夸张”,以“卖丑”为卖点,这恰恰吻合观众的心态,“观众永远在期待下一波更娱乐的产品,节目要好看,必须是特别的,相亲节目选人,特别好看、特别难看或特别能说会道的,都较容易出挑。”在她看来,之前在《非诚勿扰》上走红的上海姑娘俞夏值得玩味,“我看报道说,刚开始她真的是去相亲的,后来减肥成功,也上了节目,就有了经纪人,现在追求者也多了,不担心嫁了。我觉得这挺有意思的,‘出名可比找男人重要得多’。”
  
  节目方更在意节目效果——张天阔(爱奇艺视频市场部)
  
  诚如吴迪所言,除了混迹电视节目外,很多期待成名的女孩们还将眼光瞄准尺度相对更宽的网络自制综艺节目,在目前比较火的视频网站爱奇艺的自制综艺节目中《爱够了没》中,就曾爆出嘉宾像“通告艺人”般登台,假造身份扮演不同职业的美女,甚至在节目中向导演喊话“加通告费”的消息。
  
  爱奇艺市场部相关负责人张天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节目方一般不会过问这些嘉宾的私生活和职业,也不关注嘉宾会不会自我炒作,节目方在意的只是这些女孩在节目上的表现。不可否认,她们中有一部分表现得不错,“作为情感类真人秀节目,我们找的都是一些比较适合节目主题的嘉宾,看互动性怎么样。我们的节目上已有一些熟面孔,她们的确有经验,之前有过合作基础,和主持人的配合会更好。她们也有相应的经纪人,拍摄和录制节目都是比较顺畅的。”
  
  在张天阔看来,随着互联网自制节目增多,网站越来越要整合资源,这些想要走红的女孩其实也是资源整合的一部分,她们只是选择这个互动性更强的平台来展示自己,“互联网肯定比传统电视更快,因为你是直接面对网友的。当然互联网的管理也的确有一定的宽松度,但这考验的是我们自我约束的能力。”
  
  【观众观点】
  
  如今的观众,早就不是那个你灌输什么,他就接受什么的“懵懂青年”了。虽然各类综艺节目花样不断翻新,但观众自有一双火眼金睛。小周(适婚女青年)
  
  小周前年和朋友一起去参加《相约星期六》的录制,由于正处适婚年龄,她希望能在节目中遇到合适展开交往的对象。小周说,当时她和姐妹曾在《相约星期六》和《百里挑一》间做过一番比较。后来发现前者比较真实,上节目的多半是真心去交友的。对于后者,小周认为,“哪里有那么多20岁出头的女孩子就急着嫁人的,感觉她们并不是去找人嫁的,而是一心想走红。”
  
  小周表示,这类相亲节目中的女嘉宾如此高调,肯定是找不到男朋友的。“全国都给你写信,又见不到面,你怎么可能从中挑出真正适合自己的人呢。”不过小周表示,自己会继续关注这类节目,“就当是纯娱乐节目,看着消遣呗。”
  
  文女士(职业女性,妈妈)
  
  尽管对各类节目越来越娱乐的作风并不排斥,但身为一个母亲,文女士认为目前遍布荧屏的“美女嘉宾”已经有些“被滥用”了,“有一次我和女儿一起看一个教育台节目,讲的是类似‘十万个为什么’的知识竞赛。这样的节目上,居然也有穿得像兔女郎一样的美女负责举牌子、摆POSE。我当时就想,我女儿可能还不觉得什么,如果是男孩子看到呢?毕竟还是教育节目啊。”她举例说,自己经常在一些比较严肃的节目上看到这类衣着暴露的“宝贝”们,这让她感觉很费解,“综艺节目上秀一下也就算了,其他节目也这么追捧就不好了。”
  
  【延伸阅读】
  
  在台湾,她们被叫作“小咖”
  
  事实上,在台湾综艺圈内,也有一群常常在节目上“混脸熟”的小艺人,她们被称为“综艺小咖”,代表群体就包括《我爱黑涩会》的“黑涩会美眉”以及一大批小艺人。从某种角度上说,她们的通告费十分便宜,很多人上一次节目都只有一千多新台币。她们在节目上插科打诨,尤其喜欢在节目上谈自己的感情话题,如吴佩珊就曾在节目上自曝将初夜献给周杰伦,立刻成为周刊话题。
  
  对于这些“小咖”们的上位之路,陶晶莹曾点出利弊,并批评年轻艺人的道德价值观发生改变:“这是一个手段,也是人的道德与价值观的改变。这样做也许可换得1月新闻或1周版面,但是否可以一辈子这么顺,那也未必?”据陶晶莹回忆,以前她刚出道时也有机会在类似《康熙来了》的节目上说一些搏出位的话,但当时她们都选择不要这样,“这是个人的选择,有时未必是好事,可能经过1周洗牌后,别人还会检视你到底有没有才华?眼光还是要放远。”
  
  【记者手记】
  
  从踩在脚下到做人上人
    
  记得那年去台北出差,和《康熙来了》里的一些常客聊天,才知道原来很多我们熟悉的面孔上一集康熙,出场费只有3000—4000新台币(折合人民币不足1000元)。“这么少?”面对我的诧异,他们的回答是:“这已经算多的了。”
  
  这几百块钱人民币,就足以让他们在节目上搔首弄姿,洋相百出?原来台湾的电视界竞争激烈,不剑走偏锋很难出位,加上《康熙》是块金字招牌,别说几百,就算倒贴,也还是有人挤破头。在这些人当中流行着一句话:“这一刻被踩在脚下,是为了将来能永远做人上人。”
  
  这就是电视圈的现实。这里不流行同情,不流行恩惠,如果用“剥削”太残忍,那么“互利”一词,或许能准确表达圈子里的供求关系。从这一点来看,我十分赞成广电总局的“限娱令”,以资讯和传媒更为发达的港台地区为坐标,这两年内地的电视节目去社会意义化,追求纯粹娱乐精神的风头从未停止。类似节目借嘉宾炒话题,嘉宾借节目炒人气的方式,也几乎成为从业人员不可言说的共识。相亲节目在这其中的确十分典型。与《相约星期六》等上一代的相亲节目相比,以《非诚勿扰》、《爱情连连看》、《百里挑一》为代表的第二代相亲节目,往往话题更辛辣,手段更大胆,几乎每一个节目里都找得到几个会让人打个问号“她/他真的是来相亲的吗?”的嘉宾,这样的疑问,让我在观看此类节目时,充满不信任,不仅没有安全感,偶尔还会倒上几天的胃口。节目中的这些女嘉宾,即便一个个投怀送抱,我也绝对不会想要娶回家,最后只好对着电视佩服男嘉宾的“宽宏大量”。
  
  就这样,一档原本带有服务性质的相亲节目最后被我看成恶搞娱乐节目,对于电视台来说,拉动收视和广告的目的达到了。反正铁打的电视流水的嘉宾,过段时间,喜新厌旧的制片人还会想出更新的节目形式,还需要更新的面孔。对台里来说,之前的节目一旦关停,就等于进了坟墓,从此封口。不过对那些曾经在荧屏上留下短暂影像的嘉宾们,这段时光也许就成了伴随终生的记忆,这其中,只有极少数的人才会真的有机会从“被人踩在脚上”到成为“人上人”。在这里要提醒一句:一时被踩脚下,有可能永远被踩脚下啊。
  
  

一键转发